咪西小说
十万小说推荐告别书荒

完整版《碧绿之瞳》小启明星TXT下载免费小说全文阅读

书名:碧绿之瞳

作者:小启明星

简介: 一个欠钱还不起去做人体试药员的屌丝意外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碧绿之瞳》

    日头偏西,夜幕将临。普陀山后山白华山南麓一片燊燊树林,清澈透明的霞光如同透明液体注满了空气。

    一位身着浅蓝色短袖警服的公安刑警,晃悠在幽幽绿绿中,四面八方的树梢和灌木丛组成的无数叶隙,像窥视的左眼他的身姿如同翩翩飞舞的蓝色妖姬,寻找不到同伴。

    他叫虞昊裳,隶属舟山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现在的他和实际的样貌相差甚远。原本的他髋骨突兀,脸庞精瘦,两眼怯弱无力,根据他自己的说辞是,早餐吃豆浆油条,午餐食些食堂便当,加上平常工作劳累、不常休息所导致的消瘦身材,其更大的原因是源于他有一个卧病在床的老母亲;而现在的他却是一副娇弱白嫩、面容帅气的年轻哥们儿,压得低低的警帽阴影下两眼炯炯有神,闪着亮光,十足一对抖擞精神和保持警惕的眼目。他时不时一手压低帽檐,生怕给人看见他的样貌,他手腕处,佩戴一块背面以及表盘上都刻有希腊字母Γ的白金手表,而时针、分针和秒针的质地分别是金、银和铝合金。

    当他正往前走时,从倾斜而下的山坡一眼望去,黯淡下来的绿烟丛中若隐若现一个乳白色毗卢冠帽,估计那就是端站在山壁前的西方三圣白石雕像,据说三圣的玉面均是脸朝海洋,庄严肃穆。

    他继续穿梭于繁杂林木间,余光中忽然闪动异物。他踩碎了一根木枝后便将注意力投向那个异物。原来也是一位身穿浅蓝色警服的同事,在林中颤巍巍的行走,腰间的警棍被碰得嗒嗒响。

    这个叫何春鸣的警察同志已在山中摸索半天,额头处滑落下一颗一颗的豆大汗珠,热汗在山中的阴冷潮湿气流中迅速冷却,弄得脸颊痒嗖嗖的,使他老是用肮脏的手指挠痒痒,他的手指在勘察过程中接触了不少的树干,那些保持潮湿、寄生在树皮上的青藓似乎很乐意粘附在他的手掌中,他也发觉手掌变得粘乎乎的,还有一层令人感到恶心的叶绿素。

    何春鸣是个块头较大的家伙,尤其那肚子,鼓得就像猪八戒,脑袋倒是圆圆的,下巴长着胡乱生长的青须,额头总是被几条皱纹刻得很深,像一只病了的老虎或者没有兽性的野猫。他还在肆意生长的树杈中极力摸刨,深厚的草皮使脚下的步伐较为吃力,反应迟钝。结果一不小心,他突然一阵心慌脚踩空了——心顿时浮了起来。

    “喂!”

    从何春鸣身后立时飞出一只手臂,一把将他拽住,没让他跌倒。

    “小心啊,没事吧?”虞昊裳替他担心道。

    何春鸣转头看见他,心缓了一下,又朝树杈间隙瞧了一瞧,真是心有余悸,前方竟然是垂直而下、已无道路的山坡了,这下他可是松了一口气,就在刚才他的脚的的确确是踩空了,他瞧一眼脚底盘根错节的草丛,摇着头抚慰着心脏。须臾,他挺起身子对虞昊裳说“真是太感谢你了,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啊!”他稍微打量了一下他,又说道,“居然还是同事。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好记住你的大名啊。”

    “我叫虞昊裳。”他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何春鸣笑起来时眼睛眯成一条缝,额头上的虎纹更加深刻明显,他说“我们小组决定兵分四路勘察这附近的山林情况,所以也算是单独行动。刚才要不是你拉住我,恐怕我早已掉下去,不是缺胳膊就很有可能少腿咯,纵然有手机和对讲机,可是我也会变成拖累大家行动的累赘了。”他也挺会开玩笑,讲些夸大其词的话,不过后面的联想他可是抱着谢天谢地没有发生的心态说的,“真可谓是‘出入平安,实乃重要’之事。”

    虞昊裳摆了摆手,一副闯荡江湖、拔刀相助、在所不辞的样子笑道“瞧你这家伙,真是个嘴大的人,什么话都讲。不过万幸,虚惊一场。”他开始挪动脚步,何春鸣也跟着走起,两人边走边聊上了。“眼看这里的情况算是安全的,你打算和你的同志们会合吗?还是……”

    “没事儿,反正走走无妨——哎哟,可别把正事给忘了,”何春鸣摘下警帽挠了挠头发,说道,“还是先汇合吧。”他重又戴上警帽,从腰间取下对讲机,朝对讲机说道,“报告,报告,3区无异常情况,3区无异常情况,请回复,请回复。”

    他说完,对讲机里传来磁带咔咔声,夹带着人的声音,有些刺耳和模糊不清,可能是相距甚远的缘故“收到,收到,检查安全后就去塔那边会合,检查安全后就去塔那边会合。”何春鸣朝对讲机回答道,“收到,收到。咦,话说回来,老兄,你是哪个部门的?是我们分局的同事吗?怎么没见过你?”原来他瞧了几眼虞昊裳,果然在心里暗暗猜想这么陌生的面孔,从来也没见过,难道是新来的不成?

    虞昊裳打趣地说“噢,我是从市里派来支援的刑警,是来协助你们普陀山分局的这次行动的。”他眉宇间划开了一阵轻微的波动。

    何春鸣大悟道“原来如此。话说回来,这次的案件居然还惊动到省厅,真是个棘手的事件啊。”

    “看来你对这件事知道的还挺多的嘛,我是个不爱打听事情的人,欸,到底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呀?听说一个盗贼居然要来偷佛像,还寄来了挑战书,是真的吗?”虞昊裳好奇心开始加重,盼望着看着对方能够一答如流。

    “你从市局里来,居然都不知道这些详情,也无怪你是个不爱打听事情的人。”何春鸣说,“听局政委在开会时说的,一个自称是什么‘千线狐猴’的人向法雨寺的主持寄了一封信,信中说明了时间、地点和要盗取的东西,局长已经把那封信定义为恐吓信和挑战书了,按照局长的说法,这个号称什么狐猴的人一般是以盗取佛像为主的窃贼,是个不怕天谴的无名小卒,毕竟,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还没有发生过的事,而且这个窃贼的身份无从调查,仅凭一封凭空而降的信函是无法知道对方更多的线索的,这也让市局委很是生气。”

    虞昊裳身子放松了很多,肩膀和手臂也垂下来随步伐摆动。他笑道“那关局政委何事?不是就只有我们这些小警察被安排在山沟中执勤吗?我意思是他们都是坐办公室的,又不是做前线的,至于为一个‘无名小卒’生气吗?”

    何春鸣的唇下垂挂一小撮胡须,三十来岁的样子,说话颇为成熟稳重,他说“你可不知道啊,本来芝麻大点事,却被省厅鼓吹大了。那省委书记不是来沈家门视察了吗,刚巧从市局那边得知了普陀山的事,于是立马赶了过来,生怕他的老佛爷出了什么大事——我们哥几个在背地里议论时是这么说的,话说,省委书记也是个三把火的性子,立刻让市局组织相关部门来协助普陀山。那可是大鱼大肉啊,虽然最近中央打老虎打得紧,可也没能吓得住局长他老人家的盛情款待呀,他们昨夜就已经分配部署好了相关事项,然后今日就可以出师。”

    虞昊裳和何春鸣一起踏过草地,草尖悬挂的一颗颗水珠弄湿了他们的皮鞋,一些草屑黏在了鞋上。虞昊裳其实想要知道更多关于狐猴的事,于是接着说道“千线狐猴,你说,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来盗取佛像呢?我还没见过那个佛像的庐山真面目,它就摆在寺院的那座高塔里吗?”他举起手指向了东边被黄色瓦砾、飞檐和树枝挡住一大半的佛塔。

    何春鸣看了看说“对,就是那座塔,叫‘七级浮屠’,是刻在塔楣上的。那边守卫最多,毕竟佛像是放在塔顶的。听说这个佛像的来历可是非同凡响,是法雨寺的镇寺之宝……”他又挠了挠头,心想反正我自己知道的也不多,随便讲吧。他补了一句,“价值连城。”

    虞昊裳撅着嘴却娓娓道来“对于信件中提及的佛像‘正法如来’,据说的确是个旷世奇宝。相传是来自远古须弥山的,已然成佛的正法明如来,为一切菩萨广度众生而再次视现成菩萨身的观音菩萨手中的莲蓬化作而成的玉石,后来玉石被后人精雕细琢,栩栩如生。因此‘正法如来’的形象乃似那陀罗寺的观音,保存了男性形象,且面容依然慈悲祥和,身子站立右手与愿印,左手举持一朵莲花,妩媚多姿。千百年来传下来的说法是,这尊小巧可人的正法如来像的质地乃是一种青玉。这尊享受了千百年来宁静和平的观音,如今却要被打扰了!”他没好气地加了一句。

    何春鸣有些吃惊看着他说“你知道得也不少嘛,连那个佛像的名称和来历都一清二楚!我想连局长都未必能知道这些,你是怎么……?”

    虞昊裳一番哈哈大笑“怎么,都上新闻了,你还能憋着做一个井底之蛙啊你啊。昨个儿《舟山日报》就大幅报道了这次普陀山的事件了,记者也对此次涉事文物‘正法如来’的前世今生进行了大规模的挖掘,这些你都不知道吗?”虞昊裳同志将刚才何春鸣同志的话思来索去,又发觉些许奇怪之处,然后继续道,“就你刚才所说,那个盗贼的信是‘从天而降’的?这倒是个新奇玩意儿……”他这么讲是故意的,旨在对方能在这方面做出回答。

    果然不出所料,何春鸣竟也没多想,无论样子还是心里都是老实憨厚的,话就这样从滑溜的食道里流淌了出来“哦,那封信啊,说起这个就更古怪了。据寺院里的僧人说,三天前的傍晚,落日时分,法雨寺的主持皆空法师正要回禅房,就看到异常的一幕,一只白鸽和一只乌鸦都停栖在房顶檐处,两只禽鸟的双脚都被绑上了细绳子,由于看到有人来了,两只禽鸟受到惊吓于是纷纷起飞,可脚都被绑了绳子,无法各自飞去,两只鸟就这样保持相等的距离在空中乱飞,也掀起了绳子下的信函。据说那卷纸原是卷起来的,因为鸟飞起来所以才被拉下来,主持刚好看见宣纸上写的几个行楷‘四月十九,天华法雨,正法如来,前来盗取,千线狐猴,神话盗贼’这几字,纸角还附上一个狐猴的卡通标志,官方推测这应该是这个盗贼专用的记号了。”

    “哇,还真稀奇哈!”虞昊裳感叹了一番,又几经思考,一大堆问题涌上心头,不过他没有完全都说出来,“听你这么一说,可就真怪了。住持禅房突然有两只一黑一白的鸟,而且信函——你说的是卷起的宣纸,然后鸟儿们受到惊吓飞起来刚好摊开了那卷纸,我怀疑那些鸟是受过训练的信使,比如飞鸽传书之类的,至于乌鸦我倒没听说过用乌鸦做信使的,难道你们局里没有对这一对禽鸟做过调查分析吗?还有这个狐猴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在傍晚时分,将信函安置在住持禅房的?他这么做我想无非就是让这个主持看见,不然他为何不直接挂在法雨寺的大门口呢?这样谁都能很明显地看见了,而且傍晚烧香拜佛的香客和游客差不多都已经下山去了,他为什么不在寺院热闹的时候做这件事呢?这样无需多久,这件事就会传遍整个浙江,甚至全国,除非我们知道了他的真实目的……”

    何春鸣听后连连摇头,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可从没想过这么多,这么远,心里顿时对虞昊裳产生了些许敬佩之意,毕竟作为一名警察,这也是警察该考虑思想的范畴,怪不得人家敬业在省厅里混,自己却在边远地区摸爬滚打三十年仍一无四处呢。他傻傻地笑了,就像平常一样,他很自然地找到理由,似乎是安慰自己“呵呵,局里已经成立小组对此进行调查了,我还没有机会参与呢,而且我也挺笨的,脑子老转不过弯来。”

    虞昊裳对此沉默不语。他们说着说着也有十来分钟,不觉时间飞快,天色又暗了不少。他们终于在几分钟后走离了山路,踏在去佛塔的石板上。此时大雄宝殿前的广场已是空无一人,郁郁葱葱的梧桐和樟树花枝招展,围起了一座莲花池,池水里除了一些绿绿的水绵之外,数不清的蝌蚪在欢快蹬腿,激起水花,哗啦啦地响还差点以为是下雨了。

    庭径幽深,鹅耳枥昌盛,更使禅房周围提早昏暗,进入夜晚。主持是一个心胸广大之人,对于此事保持自若泰山的心态,他也早已经对浙江省委郎书记表态,不会为此而妄动干戈,只要求武警官兵们不要声势太大,以免打扰寺院清静之地。主持法号皆空,是来自福建一座名叫玄华岛的岛屿小寺的,虽然他从未面对过这种境况,但也无动于衷,毕竟几十年的修为也是有果效的。他独自一人待在住持禅房,没有点亮蜡烛,尽管让室内黯淡下来,他只是端在蒲团上静静冥想,那封不知何方寄来的信函内容此时是被摊开放在木桌上,用砚台压住的,木桌上的山峰笔搁处搁着有一把毛端风干变硬的毛笔,借着黯光仍然可以看清纸张上的字迹四月十九,天华法雨,正法如来,前来盗取,千线狐猴,神话盗贼。纸张右脚还画着一个有趣的“大问号”,一只狐猴的尾巴翘曲成问号的上半部分,狐猴的脑袋圆圆鼓鼓极为可爱,身子小小的,只是没有手脚。这是个夸张设计的卡通形象。

    虞昊裳和何春鸣两人结伴而行,来到七级浮屠处。自大理石地板和石阶走来,空气中溢满了挺拔的白玉兰之香气,生长在佛塔背后的千年银杏,苍老枯干的树枝也开始在这份香气盛宴中热情点缀。守卫在浮屠周围的警卫个个就像这些屹立不倒的树木,睁着野兽的眼睛充满杀气环顾四周。浮屠的门两侧分别站立两位民警,一位身材高挑的警察在门前来回踱步,颇为紧张。

    他看到那鼓鼓的,装满一大堆脂肪肚子的何春鸣,他就来了劲,朝他们叫嚣道“怎么这么慢啊,瞧你那肚子,重的就像铅球,怎么追女孩子啊。”

    何春鸣笨拙地踩在石阶上,他简直恨透了类似上坡的山路,这不要他的老命嘛!他终于爬到了塔门处,气喘吁吁道“你是不知道,我差点就没命追女孩子了……”

赞(0)
目前最火公认好看的小说推荐排行前十大最受欢迎完结精品中文小说排行榜人气榜单最新网络小说、都市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古言小说、网游竞技、仙侠修真小说 、校园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恐怖小说、晋江文学、日本小说、现代言情小说、豪门总裁小说、官场小说、完美逆袭小说、男主黄痞糙汉文、男主占有欲强的糙汉文、男生小说精选、女生小说精选,总有几款适合你,你想看的都在这里好看的已完结无删减全本免费小说大全。咪西小说热门好书单推书单书城免费小说目录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免费小说在线阅读网看书网与下载网-提供最全的小说章节保持最快的更新-为小说爱好者提供更多更全的各类免费小说上百万本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