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西小说
十万小说推荐告别书荒

完整版《从木叶开始逃亡》叶惜宁TXT下载免费小说全文阅读

书名:从木叶开始逃亡

作者:叶惜宁

简介: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含义。穿越者千叶白石拿起了一本名为《火的意志》的书籍。

    扳开一看,上面的东西毫无营养,木叶村的历史也没有年代,只是歪歪斜斜的每一页上都写着‘火之意志’几个字。

    白石横竖睡不着,又把《火的意志》这本书拿出来,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传销!

    白石心里一阵彷徨与恐惧,他决定,迟早有一天一定要逃出这个名为木叶的传销洗脑组织!

《从木叶开始逃亡》

 咚咚!

    脚踩地板发出来的声音,有人顺着长廊快速接近房间。

    虽然胸口已经气到快要爆炸的地步,但也要尽量克制怒火,免得一不小心把整个房子掀飞掉。

    在开门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

    心里想着的是,接下来要把不经过她允许就敢擅自偷腥的狗男女剁成几片合适。

    哗——用力把门粗暴的打开,完全不在乎门的材质是否能承受她的力道,总之开门的时候,门墙上出现了可怕的裂痕。

    因为琉璃进门时的粗暴动作,也让房间里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不过想象中的那种不堪画面并没有发展成现实,不如说两个人在房间里都非常老实本分。

    绫音也只是拿着椅子坐在床边,连床也没有上去,衣服整齐穿在身上,并没有凌乱的迹象。

    她拿着勺子给白石喂热米粥,一副在细心照顾病人的样子。

    琉璃脸上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在利用自己的气场,震慑住房间里面的人。

    “我只是想起来白石君一个人在家,所以就过来送点午饭而已。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哦……难道你生气了吗?”

    绫音放下勺子和盛有热米粥的碗,语气平静的对琉璃开口。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过来的时候,能够提前跟我说一声。而且喂饭也不需要这么长时间。”

    琉璃也用相同的语气回应。

    虽然只是平常的交流,但白石却能感受到空气里弥漫着的强烈火药味。

    “关于这个,实在是白石君盛情难却,一直拉着不让我走。这种事我也很苦恼呢,所以我就多留了一会儿。”

    绫音这样笑着道。

    “不是你死皮赖脸的呆在这儿不走的吗”

    “有这回事吗?白石君,男人是不可以对女人说谎的。”

    绫音侧侧头,露出疑惑的表情来,完全不知道白石在说什么。

    “好了,琉璃,我们真的没发生什么。你把她带出去吧,我想要一个人清静一会儿。”

    白石揉了揉眉心,很是头疼这种僵硬的氛围。

    越是让绫音描述下去,感觉事情的结尾越是糟糕。

    这女人在自己颠倒黑白的能力可是能够面不改色的进行。

    但凡有点羞耻心,也不会嘴里一句真话都没有。

    而且,他现在好不容易感冒可以放开心休息一天,可不想因为这种事,一整天都被僵硬的氛围搞到无法安静休息的地步。

    来之前考虑我这个伤员就好了。白石用埋怨的眼神看向绫音。

    与其说是让琉璃生气,不如说是故意让他休息不好。

    而这股怨气的源头,白石大概也能理解。

    于是,一种罪恶感涌上心头。

    正在白石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那边琉璃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们继续在这里单独聊下去也没有关系,我还没有小气到这个地步。”

    抛下这句话走出了房间,和平常一样的冷酷态度。

    只是,在琉璃走出房间大约十几秒后,轰——

    整个房间,不对,是建立在地面上的整栋房子,还有房子下面的地基,都受到了一股无比恐怖的冲击。

    在惊慌大叫之中,房子整体倾斜了三十度,作为伤员的白石无比狼狈的从床上翻滚下来,四肢着地的趴在地上。

    “搞什么——”

    话还没说完,上面传来震动的声音。

    白石预感到不妙的向头顶看去。

    天花板裂开了巨大口子,石头从上面落下。

    整栋房子化为了废墟。

    白石和绫音直接被大量石头埋没。

    路过这里,遛着狗的老人转头看向倒塌下来的房子,然后表情淡定的继续向前遛狗散步。

    狗汪汪叫了两声。

    ◎

    吹了一下午的冷风,晚上搬进了新的独栋别墅里面,白石觉得自己的感冒又严重了几分。

    利用感冒来好好修养的计划泡汤了,但下午的风波过去,晚上终于可以清静一下了。

    干脆明天也休息一下吧,为了弥补今天没能好好休假的遗憾。

    只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白石发现枕边的琉璃正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

    犹如深邃湖泊一般的眼睛里面,是一种让白石背后发凉的冰冷色泽。

    “琉璃,怎么了吗?”

    白石心里有点打鼓。

    因为感冒加深的缘故,说话时带有很重的鼻音。

    “我在考虑,现在要不要用手把你勒死。”

    琉璃用冷酷的语气说道。

    大晚上的别说这么可怕的话啊。白石心中更凉,就好像冷飕飕的冰雪化入了骨头里面,那种寒冷刺骨的感觉。

    白石正要回答的时候,腰部突然被狠狠拧了一下。

    “好痛!”

    白石不禁呼喊起来,压抑着声音。

    虽然只是用手触摸被拧得很疼的腰部,白石也能感觉到那里变成了青紫色。

    是来真的。

    正在白石要说什么时,琉璃身体也动作起来,坐在了白石的身上,双手的指甲深陷在白石的脖子里。

    “为什么你不能管好自己的下半身呢?”

    “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的,你是最好的女人。”

    白石赶忙说道。

    这句话是真话,也是发自内心的言语。

    “绫音也是吗?”

    “唔……”

    难以启齿。

    但是想想男人好色有什么错?自己只是不想要辜负任何一人的爱罢了。

    毕竟身为男性和女性的他们已经长大了,对待感情的事情也不会以前那样遮遮掩掩。

    对自己来说,她们都是独一无二般的存在。

    为了她们去死,也可以办到。

    虽然心里想的也是这样,但嘴上说出来之后,感觉会发生十分可怕的事情。

    “要是骗我的话,绝对不会轻饶你。杀了你。”

    “我没骗你。”

    “那绫音的事情又怎么说?”

    十根指头越来越用力。

    指甲上似乎有血。

    “看来你没有借口可以找了,那我今晚就杀了你吧。”

    杀气都显露出来了。

    白石一开始以为琉璃是在开玩笑,但是此刻才明白,琉璃好像并不是在跟他开玩笑,是玩真的。

    外面的风雪声好像更大了。

    ……

    早上起来的时候,炉子还在烧着,与外面的寒冷不同,这里暖意融融。

    白石的感冒还是没有好,眼部的周围有着非常严重的黑眼圈。

    抱着他睡觉的女人没有穿衣服,也在这时睁开眼,轻呼出一道带有香味的热气,在他耳边问道:“你昨天晚上被我‘杀’死了多少次?”

    “……”

    全身酸痛不想说话。

    看到白石没有回答,也知道他晚上太过操劳过度,睡眠时间严重不足。

    但就算如此,琉璃也没有怜悯他的意思,而是用无情的态度,尽情摧残他的身体。

    “差点以为真的死了。”

    良久后,白石疲倦的叹了口气。

    “你这种脚踏两条船的男人死了最好。”

    琉璃瞪冷冷了他一眼,并不理会男人的诉苦。

    这个男人和那个白眼女人一样,狗嘴里吐不出一句真话。

    都是一起学坏的。

    白石没有反驳,是啊,他是个卑鄙的男人。

    他转过身,把琉璃的身体抱在怀里,一只手抚摸她的小腹。

    “昨天没有做安全措施,会怀上吗?”

    “放心,孩子出生的那一天,就把你负心男人杀掉。”

    “别杀杀杀的,总说这种话会带来不幸。”

    “我恨你。”

    白石把琉璃更紧的抱在怀中,让她的侧头靠着自己的胸膛。

    “那就恨我一辈子吧,但我会爱你一辈子。”

    琉璃不知道该是喜悦,还是该生气,如果小时候直接把他关在家里的地下室,不让他出去,就没有那么多的事情了。

    于是,张开了嘴,在白石光着的膀子上,用牙狠狠咬了下去。

    ◎

    祭典到来的夜晚。

    新的一年开始了。

    一月份的时候天气变得更加寒冷一些,但是城里的氛围却能驱逐寒冷,带来充满暖意的氛围。

    说起来,鬼之国的新年年夜祭典,真的和木叶有着很大的区别。

    木叶的年夜祭,说白了,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特殊活动。

    无非就是出来逛街吃东西,看一些热闹,还有一些不知道从哪个国家硬搬生套来的杂耍,逗得别人开怀大笑的同时,也让白石感觉到木叶缺乏自己的文化底蕴。

    就连火之国也有大型的祭祀活动,是大名专门请火之寺的正宗僧侣,到都城举行活动。

    在白石看来,独有的文化不只是为了加深人们对某个存在的信仰,也是加固人们对于‘组织’的凝聚力与认同感。

    木叶虽是火之国的忍村,但从来不会举行僧侣的仪式活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木叶与火之国的信仰不是同一种。

    不只是木叶,其余忍村与国家也是如此。

    从这点出发,忍村与国家是一种长久,比较有效力的契约,亦或者是利益同盟,而不是共治,也不存在权力统一。

    鬼之国是个无大名国家,鬼之国的军权,政权,经济,全部都是巫女本人掌握。

    可见,这个国家对于巫女,亦或者对于神秘方面的文化,有着自己的魅力,而不是把别国的东西硬搬生套放在一年之中最为重要的祭典上举行。

    在紫苑城的主干道上,除了正常穿装的行人,还有许多穿着奇装异服的人,被祭典的热闹氛围包围起来。

    与之相比,只是佩戴面具,遮挡面容的白石、琉璃与绫音三人,混在人群之中,反而是平平常常的形象了。

    露天烤章鱼丸的店主扮成鬼怪的样子。

    服装店的门前用诡异的灯光照亮,把入口渲染的和鬼屋一样,吸引人的猎奇心理。

    也有穿着巫女服的小女孩手中拿着御币从旁边跑过,估计是去斩妖除魔了。

    鬼怪的神秘文化尤为凸显。

    第一次参加这种祭典,难免会有点好奇。

    天空巨大的月亮照耀着城市里积雪的道路。

    比往年路面更要平整,市容也更为整洁,也会调动人们举办祭典的积极性。

    不只是鬼之国本土的鬼怪与巫女文化活动,外国的商人参与这个祭典,也会把自己国家的特色带来,但不会喧宾夺主,正因为这样,才显得有百花齐放的浪漫感。

    “比木叶热闹许多啊。”

    绫音穿着粉色的浴衣,脸上佩戴着兔子面具,望着热闹却显得有序的祭典,说出了这句话。

    那是当然的。白石在心里默默回应。

    他从来到鬼之国的那一刻起,就不断投入大笔大笔的资金,请了专业的工程师过来改造,还投了大量工程忍者,才有了今年有些不同的祭典。

    本来作为一国的首都,紫苑城已经算得上比较繁华的大型城市,经过新一轮的改造,如果连木叶都比不下去,那也太愧对他投入进去的大笔资金还有人力了。

    琉璃没有说话,但眼睛也被眼前的琳琅满目吸引。

    和绫音不同,她穿的是月白色的浴衣,脸上佩戴着色彩鲜明的狐狸面具,用来遮挡自己的面容。

    三人第一次参加这种祭典,并没有什么目标,只是到处闲逛。

    累了就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休息,看向积雪的小路上,对穿着奇装异服的人们进行点评。

    继续行走,到了商业街的中心。

    那里有一个巨大的空地,空地上搭着很高,也很华丽用心的舞台。

    巫女,大量穿上红白与纯白衣服的巫女在舞台上进行舞蹈。

    笛子的奏鸣声翩然落入人们的耳中,这是一种热闹中带有宁静的氛围。

    人们的交头接耳,丝丝窃语被笛子的奏鸣声盖过。

    巫女们开始在舞台上起舞,嘴上涂着艳红的口红,头上与衣服上也挂有叮铃啷当的饰品,或者摆动身体时可以发响的铃铛。

    穿着纯白巫女服的巫女停下舞蹈,在外圈散开,让穿着红白巫女服的巫女在圈子继续舞蹈。

    她们闭上眼睛,竖起手里的七支刀,似乎在进行神圣无比的祈祷仪式。

    随后七支刀上燃烧起绚烂的火焰,把周围照耀的通明,引起了人们的欢呼声。

    她们的动作优雅,神情庄重神圣,舞蹈也是一气呵成,都是鬼之国每一座神社里挑选出来的优秀巫女,然后集中在这里,为鬼之国进行一年一度的祈福仪式。

    夜空中飘落雪花,看起来像是无数的羽毛在空中飞舞,然后飘然无声的落在舞台上。

    雪花飞羽和巫女们的舞蹈结合在了一起。

    人们看到这美丽的一幕,也忘却了冬夜的寒冷,心灵与巫女们已经开始共舞,祈福来年幸福美满的生活,合家团聚,然后清洁内心的污秽与不净,然后开始新的一年。

    “白石君,你看呆了。叫你几声都没答应。”

    回过神来的白石,发现琉璃和绫音都用不善的眼神盯着自己。

    “我刚才正在为你们祈福。”

    毕竟这么多可爱的女孩子一起跳舞,他和周围的群众一样,刚才在接受心灵的净化仪式。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绝不会因为太美丽了,所以才看呆了眼。

    “可恶!心里还有别的女人吗?”

    “喂,别乱说啊!”

    白石脸上流出冷汗,他那只是对于美好的欣赏而已,为什么绫音要得出这种结论?

    “这哪里是什么神圣庄重的祈祷仪式,我看这明明是勾引仪式才对!”

    绫音更加气愤了。

    琉璃的眼神也愈加不善,虽然不是很喜欢绫音,但认为她说的没错。

    这根本不是什么神圣的祈福仪式,而是勾引男人的仪式才对。

    尤其是这种身心总喜欢荡漾,不坚定的男人,更是容易被勾引住。

    “走!”

    绫音拉着白石的手臂,朝一个方向走去。

    “去哪儿?”

    白石满头问号。

    绫音指着一旁的服装店。

    “你不就是想要制服诱惑吗,巫女服我也会穿!”

    “……”

    这女人脑袋里在想什么?

    关键问题是这个吗?

    十分钟后——

    换好巫女服的琉璃和绫音站在面前。

    白石捂着头,一副不知道该作何表情才好。

    “果然这种祭典,穿巫女服更有参与感。”

    绫音转了转圈,开始低头打量身上的巫女服,似乎很满意似的。

    对于此,白石也只好默认。

    “肚子饿了,去吃点什么吧。”

    白石说道。

    接下来他可不敢乱转了。

    这可是鬼之国的祭典,巫女祈福的表演会有很多,尤其是商业街的中心这边,远远看去,到处都能听到笛子悠扬悦耳的奏鸣声。

    三人进入了一家温泉旅店,在填饱肚子后还可以享受温泉浴。

    在点餐的时候,也顺便捎了几瓶清酒。

    笛子的声音能够若有若无的从外面传进来,在那里,还有巫女在跳着为人们祈福的华丽舞蹈吧。

    闭上眼,慢慢品味清酒,一边听着笛声,然后想象巫女舞蹈的白石,心里这样想着。

    似乎觉得人生这样度过,也算不错。

    但是想着想着,那些跳舞的巫女,立马变成了琉璃和绫音的样子,巫女服的布料包裹她们纯洁的身躯,在自己面前跳着美丽的舞蹈。

    “咳咳!”

    喝酒呛到的白石,立马睁开了眼睛,咳嗽起来。

    睁开眼,发觉餐桌的气氛有点不太对。

    只见琉璃和绫音正恶狠狠瞪着对方,旁边已经空掉了好几个酒瓶子,脸上都有着酒醉的红润之色。

    “酒量不行就不要喝那么多,之后还要继续参加祭典。”

    白石看着正在暗中较劲的两人,本以为今天可以安然无忧的度过,看来是他想多了。

    这两个人女人怎么可能和平共处呢。

    视线对接的空气中开始爆炸出火花。

    “哎呀,放心吧,白石君,我没有事的。不像某人,我可是酒量超好的,千杯不倒。”

    绫音手里拿着酒杯,把酒水一饮而尽。

    “我可是听说过,胸部累赘的女人酒品都很差。”

    “哦,已经嫉妒到面目全非了吗?”

    绫音挺了挺胸膛,有什么在轻薄的布料里面颤动着。

    “嫉妒的是你吧。完完全全胜利的可是我。你的丑陋都写在脸上了。”

    琉璃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安静且优雅的举起酒杯喝着。

    绫音深呼了一口气,胸口起伏不定,可以想象她的心境波动程度。

    然后,她从口里吐出三个字来:

    “……茶壶盖。”

    额头上出现了‘井’字,这句话一下子刺到了琉璃的痛处。

    “现在躺在白石身边的是谁?你的白眼难道看不到吗?”

    “茶壶盖。”

    “……贱人。”

    “茶壶盖。”

    白色的闪光从空中划过。

    叉子和刀子碰在了一起,闪烁出激烈的火花。

    “那个,我看你们都有点醉了,要不要先去泡一下温泉,冷静一下?”

    白石生怕两人在这种时候打出火气。

    “白石君,你坐在那里就好。”

    “没错,还不是你管不住下半身的错误。”

    “从以前就觉得奇怪了,明明先和白石君坦诚相见的是我,第一个亲吻白石君的也是我,为什么只是茶壶盖的你,你要这么不知廉耻的勾引白石君呢?”

    绫音把怒火撒到了琉璃身上。

    越想越是不甘心。

    狠狠灌了一口酒。

    “你说这些有什么实际意义?你这个贱人才是最不知廉耻的那个。”

    “不是你首先横刀夺爱吗?”

    “就算是横刀夺爱,也改变不了你比我弱的事实。失败者的不甘嘴脸真是丑恶。”

    “用力量来决定强弱,难怪白石君还对温柔的我恋恋不舍,跟你在一起,白石君一定压力很大吧。”

    看着两人用言语针锋相对,眼睛目无旁视的瞪着对方,火光在空气中互相冲击,估计可以闹腾一整夜。

    白石轻轻叹了口气。

    算了,喝酒喝酒。

    笛子的声音传进耳朵里,热闹的祭典还在进行。

    今年说不定是和平的一年。

    ◎

    中午的时候,阳光明媚。

    是个美好的一天。

    热闹的祭典已经过去,白天的紫苑城里显得宁静空旷。

    被窝里有什么在拱动着,琉璃下床,挽着身后的长发,拿起地上的衣服开始穿起。

    “琉璃,现在什么时候了?”

    白石迷迷糊糊问道。

    因为昨晚在温泉旅店里陪琉璃与绫音喝得太多,现在脑子都有点晕乎乎的。

    被窝里很温暖,感觉不是很想出去。

    反正现在也是过年,可以多休息几天,不用忙碌工作上的事情。

    琉璃没有回答,而是说了一句:“我出去买房子。”

    “买房子?买房干什么?”

    白石一愣,现在住的房子不是前几天刚买的房子吗?

    这才几天过去,怎么还买?

    “这房子不干净,重新买一个住喜庆。”

    琉璃面无表情走了出去,表情还是和平时一样冷酷。

    “白石君,怎么了吗?难道还想要吗?不要啦,人家昨晚已经不行了……”

    声音从另一边传来,洁白的手臂搂住白石的脖子,眼睛艰难的半睁未睁,脸上还有醉红色彩的绫音嘴里发出嘻嘻的笑声。

    “绫音?你……”

    白石这时才察觉到绫音也睡在自己身旁,头再次疼了起来。

    仔细回想一下,因为昨晚三人喝得酩酊大醉,然后……

    白石脸色顿时惨白起来。

    “绫音,快起来!”

    “嗯?发生什么了?”

    绫音听到白石惊慌的大喊声音,从床上半撑着身体,身上穿着半开的睡衣,揉了揉困顿的眼睛。

    “没时间解释了,快——”

    轰!

    地基塌陷,整栋别墅因为巨大的力量开始倾斜三十度,墙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

    白石和绫音惊慌失措从床上翻滚下来,大块的石头从上方降落。

    琉璃站在积雪的道路上,望着化为废墟的住宅,面无表情。

赞(0)
目前最火公认好看的小说推荐排行前十大最受欢迎完结精品中文小说排行榜人气榜单最新网络小说、都市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古言小说、网游竞技、仙侠修真小说 、校园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恐怖小说、晋江文学、日本小说、现代言情小说、豪门总裁小说、官场小说、完美逆袭小说、男主黄痞糙汉文、男主占有欲强的糙汉文、男生小说精选、女生小说精选,总有几款适合你,你想看的都在这里好看的已完结无删减全本免费小说大全。咪西小说热门好书单推书单书城免费小说目录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免费小说在线阅读网看书网与下载网-提供最全的小说章节保持最快的更新-为小说爱好者提供更多更全的各类免费小说上百万本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