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西小说
十万小说推荐告别书荒

完整版《树海林深》一戏婴苏TXT下载免费小说全文阅读

书名:树海林深

作者:一戏婴苏

简介:那些人,不是带了一张面具,而是穿了一身人皮。

《树海林深》

    我吓得一下松开手,退后几步,心脏狂跳,随即反应过来这些都不是真的!马上就会醒过来了!

    可是小粉此刻痛苦的表情,和伤口处不断流出的血注,都太过真实。

    小粉突然跪倒在地,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按着胸口。

    “小粉……小粉我,我不是有意的,刚刚是老疤,是老疤要杀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捅了你!我是……”我想扶起他,他却顺势倒了下去。

    “小粉!小粉!小……怎么会这样?不是假的吗?不是幻觉吗!我怎么还不醒过来!”我崩溃大喊,“是谁?是谁他娘的在搞鬼!给老子滚出来!滚出来!”

    周围还是一片寂静,只能听到我的回声。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切都停了下来。

    我跪坐在小粉旁边,风不吹了,蝉不鸣了,叶不落了,只有眼前发生的没有任何改变。

    我看着躺在我面前的小粉,他双目紧闭,我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想看看他是不是还有呼吸,一不小心碰到了他冰冷的脸,我连忙把手缩回去。

    “不可能,不会的……”我坐在地上向后退,“小,小粉,我给你带了鱼罐头,你最喜欢吃的鱼罐头……我买了好多,你等着啊……我,我现在就去给你拿,你等我!”

    我连滚带爬的跑到背包前,打开背包,看到里面竟装的全是石头。

    果然还在幻觉里!

    我松了一口气,忙回头看向小粉。

    不料,那只独眼恐狼慢慢从黑暗中走来出来,它右前脚踩在小粉的身上,呲着牙看向我,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嚎叫。

    我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燃烧的树枝,一边挥着一边向独眼狼冲过去,“滚开!”

    独眼狼的眼睛霎时变了成暗红色,它避开我的火把后,反身把我扑倒在地,手里的火把被甩到了一边。

    它迅速张开大嘴,我抬起胳膊顺势一档,被它一口咬住,它用力的撕扯着,我着实体会到了皮开肉绽的滋味。

    我用另一只手狠狠的敲击独眼狼的头部,它松开了我的右胳膊后,紧接着又咬住我的左胳膊,力气之大,好像我再用力挣扎,整个胳膊就会直接从我身体脱出。

    “嘀!……嘀嘀!……”

    我猛然惊醒,缓过神,发现天已经亮了,此刻我正坐在树林入口,咬着自己的胳膊……

    “滴!……”

    又一声鸣笛,我转过头,是我身后的大G发出的。

    “小粉!”我马上站起来向驾驶座看去,空无一人,鸣笛声也停止了。

    突然感觉胳膊一阵剧痛,低头看去,不禁愣住——淤青,划伤,抓伤,咬痕……

    难道我一整个晚上都没有走进这片树林,而且还在树林外跟自己搏斗到天亮?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这片树林,它阴森恐怖的如同被诅咒了一样,那个入口小路就像一条不归路,会吞噬着每一个走进去的生命。

    闻着空气里浓浓的血腥味,冷汗直冒。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幻觉?刚想站起来,手指无意间碰到了身边的一根树枝,是我昨天进树林前捡的那根。

    拿过来看了看,上面有少许血迹,我摊开双手,看到右手的食指上有一道小口子,这是我在拉开鱼罐头时不小心划破的。

    难道是因为伤口在没有愈合的情况下,碰到了这片树林里的东西,然后某种东西随血液进入身体,进而控制了我的大脑,最后让我产生了可怕的幻觉?

    刚刚让我清醒的是鸣笛声,我回过头,这车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鸣笛?

    我从地上爬起来,腿一软又差点跪下去,看来昨晚跟自己的博弈,一点都没留情。

    我拉开车门,没锁?我忘记锁车了?如果不是小粉的话,难道是白爷?

    我走向后备箱,心想,也许那老头是爱上了夹缝人生,又躲在后备箱里作妖。

    打开后备箱,空的。

    心里又毛了起来,我不会还在幻觉里吧?

    刚刚的鸣笛声,这难道是第五个故事开始了?莫不是要开车撞自己?想到这里,我一下从车旁弹开。

    这片树林太邪门了,赶紧走!

    我捡起地上的背包,上了车。

    在经过那片满是动物残骸的公路时,我一脚油门踩到底,逃命般的离开这里。

    几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了人烟,心也落地了。

    经过手机营业厅时我停下车,打算买个手机,再补办张电话卡,也许白爷哪下会突然想跟我联系。

    走进店里,工作人员看到我后都一脸惊恐,我从营业厅的玻璃上看到自己此刻蓬头垢面,一脸疲态,满身是伤……

    这时保安走了过来拦住我,问我想干嘛。

    我立马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们剧组在附近拍戏,我是替身演员,这是戏装,伤口都是假的,怎么样,我们剧组的化妆师优秀吧?”

    保安没说话,半信半疑的打量着我。

    “大哥,这里可以补办电话卡吧?”我连忙转移话题。

    “服务台在那边。”保安随手指了一个方向,眼神始终没有从我身上离开。

    “得嘞,谢谢您。”

    还好不是休息日,办业务的人不多不需要排队。旁人都错愕戒备的看着我,我以若无其事应对。

    工作人员给了我一张湿巾,“先生,一会要拍照,麻烦您把脸上的妆擦一下。”

    “啊,好好好……”

    好在脸上没什么伤,只是泥。

    办好后,我一溜烟儿的跑了上车,估计再多待一会,就要有人报警了。

    我决定还是先回昨天的那个小旅馆,也许白爷回去过,而且当时这家旅馆是他选的,说不定不是偶然。

    路上经过昨天的烧烤店,我减慢速度望了去,因为是大排档,现在这个时间还没有营业,透过玻璃看进去,没发现什么异常。

    几分钟后就到了宾馆门口。

    下车前,我特意先整理了一下自己,屡屡头发,掸掸衣服,胳膊的血痕用矿泉水简单冲洗了下。

    刚跨进旅馆,就看到五六个人围成一圈,不停的议论着——

    “哎呀好可爱的猫呀!”

    “是呀是呀,这雪白的毛真漂亮,不知道公的母的啊?”

    “哎你们看它的小爪子……你也给我也抱抱呢!”

    “是不是看屁股就能看出公母啊?”

    “哎你色不色啊……扒哪呢?”

    我心说,小粉?

    我连忙跑过去,一边扒开人群一边喊着,“哎我说,都别动都别动,是我的是我的!”挤进去一看,坐在椅子上的一个前台小姐怀里抱着一只白色龙猫……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诧异的看着我……

    “是我的——证件,开房,谢谢。”我掏出身份证,尴尬道。

    昨天我跟白爷住的房间正好空着,我就还要了那间。

    冲完热水澡,躺在床上看着这两条惨不忍睹的胳膊,伤口一阵比一阵疼。

    可能是因为天太热,有些地方已经有感染的迹象了,不过应该问题不大。

    昨天跟自己折腾一晚,现在两个眼皮越来越重,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中途醒了一次,看了眼手机已经睡了一天了,白爷还是没有消息,翻个身又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好像梦到自己又回到了那片树林,小粉站在树林深处,无论我怎么走都走不到他的面前。

    我停下脚步,我们互相凝望。突然,他身后出现一条巨型青蛇,在它咬向小粉的瞬间,我想提醒他,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最后一下急醒了……

    我看着天花板发呆了好一会,心脏猛烈地跳着,想着刚才巨蛇那一下到底咬到了没?

    这时,隐隐约约听到卫生间花洒的声音。

    我猛地坐起来,感觉胳膊怪怪的,低头一看,两只胳膊已经被包扎好了,旁边的床上还放着医用纱布,碘伏,消炎药之类的东西和吃了一半的鱼罐头。

    水声停止了,卫生间的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人——白爷。

    “嗬,臭小子醒啦?干嘛看到我这么失望?”白爷一丝不挂的走出来,搓着胡子,“我知道你想见谁。”他朝卫生间里喊了一声,“行了,洗完就别躲了,出来吧,被发现了。”

    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白爷,心说,不可能吧?居然一起洗?

    我死盯着卫生间的门口。

    果不其然,听到了白爷无情的嘲笑声,“我说你小子啊,哎……经历这么多事怎么还是一点判断能力都没有?”

    我恼火的看着他,“你之前又一声不吭的跑哪去了?”我伸出双臂,“这你给我包的?”

    “我哪有那手艺。”白爷穿上浴袍,跟我面对面坐在床边,“降谷包的。”

    我低下头,看着纱布整齐规律的缠绕着,想想白爷平时连扣子都能系串的人,怎么可能包的这么好看,这时我才注意到,纱布打结处的那两个蝴蝶结。

    “他现在人呢?”我问道。

    “隔壁旅馆养伤呢。”白爷用毛巾擦着头发。

    “他受伤了?什么时候的事?严重吗?”我急得跳起来。

    “你小子是穿天猴啊,要上天啊!”白爷举起手里的毛巾就要抽我。

    “我是伤患!”我忙举起两个胳膊,“你快说啊,怎么回事,他怎么受伤了?哎算了,我还是自己去看吧。”我连忙穿上鞋。

    白爷按住我,“你给我消停的坐下,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不睡觉也不让降谷休息啊?”

    我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

    “那你快说!”心想,不会真是在树林里被我捅了吧……

    “你是不是在树林里邪气吸多了,把脑子吸坏了?现在还幻觉呢?不是前几天为了救你掉下悬崖了吗,然后右脚骨折了。”白爷躺到了床上。

    “骨折?”我一下想到了什么,坐到白爷床边,“你怎么知道我去了树林,还知道我中了幻觉?”

    白爷踹了我一脚,“去去去,回你自己床上去……不用担心,没大事,不然哪能过来给你包扎啊!其实本来都快好了,后来又伤了一下。你快回你床上睡觉去!”

    那老头他翻了个身,准备睡觉了。

    我掀开白爷的被子,“我在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去了树林?那声突然叫醒我的喇叭是不是也是你弄的?”

    白爷一下坐起来,“你个臭小子大半夜不睡觉瞎折腾什么,这么大还闹觉啊!”

    我目不转睛的瞪着他。

    “行,你非要知道是吧。”白爷突然憋着笑,说道,“降谷的车上按装了追踪系统,你去哪我们当然知道,他还装了摄像头和什么远程操控还是什么的,哎我也不太明白,反正就是人不在车上,也能控制那辆车。”

    难怪我好像去哪里他都能找到我,之前在悬崖也是,小粉能那么快赶到,原来是这样。

    白爷继续道,“然后我们就看了一出大戏……我们看到有个二货在树林边给自己打了一顿……”

    接着,那死老头竟然笑出了猪声……

    我顿时一股无名火上头,吼道:“你们怎么不早点叫醒我啊!我可是从天黑一直跟自己较劲到天亮啊!你看我这胳膊!”

    “你别急啊,是降谷说再等等看的,然后他就捧着手机一直笑,最后整个人从床上翻了下来,刚好又压到了右脚,就那样了,他还趴在地上看了好一会呢……”白爷笑的喘不上气。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气的牙齿直打颤。

    这两个没人性的,没一个好东西!这老头当时也肯定是笑的差点送了命!

    我强压怒火,问道,“我是不是在捡起树枝后就出了幻觉?”

    “啊对啊,你后来被喇叭哔醒坐在地上琢磨时,降谷就说:终于想通了。”

    白爷搓着胡子意犹未尽的回忆,“你拿起树枝那一刻,就跟鬼上身了一样,先是坐在一旁不停嘟囔,然后就开始掐自己脖子,刚消停会儿又拿个破树枝乱捅咕,接着抱着一块石头哭,最后还对一只兔子发火,还咬自己,要不是看你胳膊都快要咬断了,降谷还不会按喇…….”

    白爷跟我的眼神对上后,马上闭嘴,贼笑也憋了回去。

    我一脸不悦的回到床上,背对着他躺下。

    枉我还一直替这俩人担心,他们倒好,居然笑着看我自残到天亮!

    “小白白?生气啦?别呀,我们这不是看到你回来后,马上就过来给你处理伤口了嘛……”

    白爷看我没理他,又轻轻踹了我几脚,“我负责任的跟你说啊,我们来给你包扎时可是一点都没笑,特别是降谷,看到你的伤口后一直皱着眉,全程一个字儿都没说……你当时毕竟跟摄像头还是有一点距离的,我们也没想到你伤的这么重,降谷给你包扎完,就一直心事重重的,在你床边站了好一会儿才给我劝回去休息。我这不也是看你没什么事了才跟你笑笑嘛……我,我当时看到你的伤,也心疼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白爷见我没什么反应,轻声道,“睡着了?那什么……小白白,你早点休息也好,明天你老头请你吃炒青菜,还去那家烧烤店,他家味道真不错的!你到时候要是觉得不合口味,我就把他们的锅借来,亲自去后厨炒给你吃。”

    我没理他,撇了撇嘴,这老头最后这些话还像个人说的。

赞(0)
目前最火公认好看的小说推荐排行前十大最受欢迎完结精品中文小说排行榜人气榜单最新网络小说、都市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古言小说、网游竞技、仙侠修真小说 、校园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恐怖小说、晋江文学、日本小说、现代言情小说、豪门总裁小说、官场小说、完美逆袭小说、男主黄痞糙汉文、男主占有欲强的糙汉文、男生小说精选、女生小说精选,总有几款适合你,你想看的都在这里好看的已完结无删减全本免费小说大全。咪西小说热门好书单推书单书城免费小说目录小说下载TXT小说下载-免费小说在线阅读网看书网与下载网-提供最全的小说章节保持最快的更新-为小说爱好者提供更多更全的各类免费小说上百万本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